以太坊域名服务 ENS 引热议,其空投模式哪些值得借鉴?

空投和交易热度过后,才是真正检验 ENS 应用的最好时机。

原文标题:《链上地址「翻译官」ENS 为何走红?》
撰文:汤圆

近日,以太坊域名服务商 ENS 的空投成为加密社群讨论的热点。

自 11 月 2 日,域名 ENS 宣布空投之后,近 7 日,仅仅 ENS 应用交互 GAS 费就燃烧了 2535 ETH,并在 11 月 9 日开放领取后,短时间内造成了以太坊链上拥堵,以太坊每笔交易 GAS 费用近几天一直维持在 0.04 ETH 上下,约为 150 美元,可见域名 ENS 在近几日的受欢迎程度。

ENS 空投被领取后,最早上线于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在二级市场迅速形成价格,一度冲至 30 美元。随后,OKEx、币安等各大中心化交易平台跟进。11 月 10 日,ENS 价格创下新高 , 最高冲至 86 美元,后在 65 美元附近震荡。

ENS 的价格疯狂让人们对它的想象力不断放大,甚至有不少人认为 ENS 会冲至 100 美元,Fomo 情绪也就此产生。而空投和交易热度过后,才是真正检验 ENS 应用的最好时机。

ENS 为何会让用户充满遐想?以太坊域名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它在区块链网络领域中承担什么角色?本期 DeFi 蜂窝将会概述 ENS 应用的相关情况。

ENS 是什么?

ENS 全名「EthereumName Service」,是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域名服务商,ENS 可以将以太坊地址转换便于人类易于记忆和识别的字符,形成以「.eth」结尾的以太坊域名。

ENS 创立于 2017 年 5 月,它是以太坊基金会孵化的一个生态项目,最初的创建者和开发人员是 NickJohnson,目前由一个名为 True Names LTD 的非营利组织管理和开发。根据 ENS 官网显示,目前,其注册域名数量已达到 42 万,用户已超过 16 万。

那么 ENS 究竟解决了什么问题?

为了更好的了解 ENS 域名,我们可以先来看一下传统互联网域名的工作方式。

众所周知,互联网域名一般是以「.com」、「.org」、「.me」等后缀的网站名字,如 baidu.com 、taobao.com 等等,这些网站以域名这种表达形式被网民识别和使用,而计算机事实上只识别由十进制数字构成的 IP 地址,但由于这种数字组合的 IP 地址比较难记忆,也不方便用户使用,于是,把数字 IP 地址转化为人类易读的语言就是域名诞生的原因。

在现实世界中,最著名的域名服务器就是 DNS(DomainName Server),它是域名和与之相对应的 IP 地址的转换服务器。我们在互联网浏览器上输入的「xx.com」、「xx.cn」等网址访问网页时,DNS 域名服务器像一个「翻译官」一样,自动把我们输入的网站域名翻译成了相应的 IP 地址,从而调出对应的网页。

理解了传统互联网域名后再看 ENS 就不难理解了,它运行在区块链网络中,主要功能就是把以数字和字母随机组成的以太坊地址翻译成以「.eth」结尾的域名,每个以「.eth」结尾的域名也能解析对应的以太坊地址,可谓是链上地址的「翻译官」。

以太坊地址是以 0X 开头的、由大小写字母及数字组成的一连串字符,一般的地址长度为 42 位,不但难于记忆,可读性差,在使用过程中还容易出错。在转账、充值及提现区块链产生的资产时,往往一个不小心会就出现漏掉字符或输错字符的情况,导致交易失败,或打到错误的账户上,造成资产损失,且理论上无法找回。

传统的互联网产品允许用户使用简单的用户名、手机号或邮箱注册成账户,管理和使用产品。区块链想要普及,链上地址也急需优化,变成易于用户识别的语言形态,以提升使用体验。

ENS 说白了就是在解决链上地址的可读性问题,它将链上地址翻译成普通人易于识别和使用的方式,把一连串无序的字符解析为互联网网民已经习惯的域名语言「xx.eth」。

以太坊域名服务 ENS 引热议,其空投模式哪些值得借鉴?vitalik.eth 域名详情

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的钱包地址就是一个 42 位的数字和字母表达,在 ENS 上,它可以直接转化「vitalik.eth」。如果你想给 Vitalik 进行链上转帐,无需再输入那个 42 位的地址,只需输入「vitalik.eth」即可,ENS 会自动帮你找到他的地址钱包。

ENS 域名将成为链上身份

链上地址「翻译官」ENS 为以太坊用户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地址管理工具,让我们可以根据自己喜欢的字符命名专属域名。那么,如何才能获得一个「.eth」呢?

非常简单,在 ENS 官网连接以太坊钱包,输入字符注册即可。首次注册需要支付注册年费,字符数不同,年费也不同,越少的字符,费用越贵,所有费用以 ETH 支付。如果域名到期,还想继续拥有,和互联网域名一样,也需要续费。需要注意的是,由于 ENS 建立在以太坊链上,目前注册 ENS 域名需要支付的链上 GAS 费十分昂贵,近几日,每笔交易的 GAS 费均在 150 美元左右。

此外,ENS 域名是基于以太坊的 ERC-721 标准构建,因此也可以将每一个 ENS 域名视作一个 NFT。这意味着,你可以像持有和使用 NFT 一样管理 ENS 域名,它同样允许交易和转移。因此,很多人在注册完 ENS 域名后,就将之在 NFT 交易市场 OpenSea 上挂售,期待有需要的买家。

注册「.eth」域名成功后,用户可以设置反向解析,将以太坊地址转换为域名,方便今后记录和转账。反向解析成功后,你在链上的 DApp 应用界面上连接钱包后,显示的就是域名「xxx.eth」的表达了,而不再是以「0x」开头的冗长地址。

「简化链上的转账支付」是 ENS 域名更重要的用途之一,它不但适用于 ETH 地址,目前也支持 LTC、DOGE、BTC 等地址,如果你想转账这些资产给另一方,不需要输入任何地址,只需输入对方的「.eth」域名即可。

此外,你还可以把你的域名与你的社交账号和邮箱等互联网账户相绑定,你购买的 NFT 作品地址也可记录在域名上,或设置为你的 ENS 域名头像。这个 ENS 域名使用权归你所有,你控制你的个人资料和数据,并可将其带到你使用的每个以太坊的 DApp 应用和服务中。

除此之外,ENS 域名还可以是一个去中心化网络或去中心化应用的名字。目前很多链上应用虽号称是去中心化应用,但网站域名依旧是中心化域名。随着去中心化应用的发展和基础设施的普及,去中心化应用的名字和网站可能都会以去中心化域名表达,供用户识别和检索。

10 月 9 日,一个未知钱包以 420ETH (约合 200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 ENS 域名 paradigm.eth,而 Paradigm 刚好是知名的加密领域风投机构。再比如交易量和知名度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 网站「Uniswap.org」目前还是一个中心化的域名,未来网站可能是「Uniswap.eth」。

可以预测,ENS 这种区块链域名将会成为链上参与者的身份表达方式。

ENS 严格空投管理为业内称道

尽管 ENS 域名是 2017 年创建的元老项目,但从 2020 年下半年就开启的加密市场牛市中,并没有那么早冒头,直到它开始了原生通证 ENS 的空投。

11 月 2 日,以太坊域名服务商 ENS 宣布创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和发布治理通证 ENS,计划将 ENS 的治理权转交给社区。DAO 治理的范围包括投票任命或罢免 ENS 团队成员、决策 ENS 社区金库的控制权、未来收入资金的控制权以及「.eth」域名注册机制及定价权等等。

此外,用户可以申请成为 ENS 的 DAO 治理代表。据悉,11 月 6 日,全球流量最大的交易平台 Coinbase 申请成为 ENS 去中心化自治 DAO 的治理代表。

治理通证 ENS 发行总量为 1 亿个,其中的 25% 将会空投给注册过 ENS 域名的地址;另外 25% 将空投给过去 5 年为 ENS 做出贡献的社区人员,包括 Discard 社群的管理人员;剩余的 50% 归属于 ENS 的 DAO 组织。此次空投的范畴是所有于 11 月 1 日前注册过 ENS 域名的地址,11 月 9 日,持有这些地址的用户可正式申请领取。

11 月 9 日,空投开始领取后,ENS 迅速在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 形成价格,最高冲至 30 美元,随后 OKEx、币安等各大中心化交易平台也上线了 ENS,广泛的交易市场让这个通证的价值最高冲至 86 美元。

如果按照此次人均空投数 100 ENS 计算,每个获得空投的用户收益在 5 万元左右。一时间,通过 ENS 空投获利的各种消息、截屏传遍了加密社区。广为流传的是一位名叫鸭鸭的 ENS 志愿者的「暴富故事」,该志愿者是 ENS 社区的 Discard 成员,据说收到了 49296 ENS 空投,若每 ENS 以 80 美元计算,鸭鸭的这波空投收益在 394 万美元。这条巨额空投的暴富传奇在社交平台上流传,也快速增加了 ENS 域名服务商的知名度。

除了 ENS 的造富效应外,该项目对空投的严格管理也被业内称道。11 月 4 日,有用户在推特上称,他发现在域名 ENS 发布空投消息之前,约有 700 个独立地址以每个地址存入 0.1 ETH 的方式注册了数量庞大的 ENS 域名,以此博取空投。显然,这是想刷量薅羊毛。

然而,项目方并没有放任这种行文。ENS 的核心开发者 Nick Johnson 在推特上回应,已经将这些地址加入了黑名单。这意味着这些地址将无法收到 ENS 空投。

那么,ENS 空投发放及管理有哪些值得项目方借鉴和学习的呢?

ENS 空投权重主要按账户而非域名数量计算 , 空投的 ENS 数量 =0.27持有 ENS 域名的天数+0.067距离域名到期的天数(最多 8 年)。如果账户额外设置了反向解析,则会将上述空投的数量*2。

这样的空投规则致使空投账户权重以账户地址为准,而非以注册的域名数量为主,从而避免了域名炒作的投机者;另外,持有 ENS 域名的天数则识别了为薅空投的羊毛党,因为羊毛党们往往具有短时刷多个域名的行为特征,「天数」规则让空投权重倾向了早期就注册了 ENS 域名的真实用户;「设置反向解析空则投数量翻倍」的规则,进一步减少了投机者的权重,也是识别真实用户的方式,同时让空投数量更加公平而科学,因为,反向解析对应地址到域名的转化过程,不但需要 GAS 费支出,更重要的是 1 个 ENS 域名账户只能对应 1 个地址,往往那些使用域名的真实用户才会设置反向解析,即使注册多个域名,也往往只会有一个域名设置反向解析。

从这样的空投计算方式上推测,ENS 域名服务商似乎更想将通证 ENS 分发给域名的真实使用者和社区的贡献者,而非炒域名的投机者和薅空投刷量的羊毛党。

大规模的空投、公平的空投机制、代币的价格狂欢让 ENS 域名服务瞬间走红,品牌效应随关注度的提升而提升,当然也必然出现市场 Fomo 情绪。

作为一个带有价值通证的区块链应用,热度随着时间逐渐降温后,市场对 ENS 考验才会开始。毕竟,因为空投带来的财富效应而获得的热度往往也消失的很快,红极一时的 NFT 项目 Loot 就曾因空投和治理通证 AGLD 的发行蹿红于市场,但热度过后,Loot 的生态发展并没有续火。

ENS 目前是以太坊链上域名应用板块的「花魁」,而链上域名赛道会不会像 DEX、机枪池、借贷一样出现百花齐放的状态,依旧需要时间检验。可以预见,在多链格局下,各种仿 ENS 域名服务的项目将会出现,那时,每个链都将建立各自的域名服务体系,跨链的存在也让域名的彼此识别成为技术挑战,对于用户来说,管理各种域名又会变成一件麻烦事。

版权声明:
作者:春分财经
链接:http://www.mingyouwang.cn/lolgl/15175.html
来源: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