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十字路口的比特币交易所

形势所迫,避无可避,包括币安在内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在“空喊”拥抱监管口号多年后,最终要做出艰难的抉择......眼下,野蛮生长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正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但如果仔细去看的话,路似乎只有一条。

站在十字路口的比特币交易所

2017年,突如其来的“94”监管,改变了加密货币行业的历史轨迹。

彼时,国内交易所纷纷选择出海,这也让诞生于风口浪尖的币安,笃定了国际化的发展方针,并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快速崛起,成为当下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不过在眼下,走国际化路线、要做更多去中心化事情的币安,在全球监管的“围剿”下,低下了自己的头颅,选择积极拥抱合规。

币安的转变既是出于自身未来发展的考虑,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整个加密货币行业大方向的改变。

形势所迫,避无可避,包括币安在内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在“空喊”拥抱监管口号多年后,最终要做出艰难的抉择......

眼下,野蛮生长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正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但如果仔细去看的话,路似乎只有一条。

1.四年轮回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将原本被世界寄予厚望的2020年,肢解得七零八落。

疫情肆虐,美联储大放水,加密货币市场走出了令人艳羡的行情,比特币一度涨到了65000美元左右的历史高点。

特斯拉、Paypal等传统机构躬身入局、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登陆纳斯达克、NFT突破圈层、萨尔瓦多将比特币定为国家法币……

加密货币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与世界产生着联系。

然而,转折来自5月18日。

当晚,中国央行发文,金融业三大协会发声: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涉嫌开展非法金融活动。

消息一出,比特币应声下跌,据CoinMarketCap数据,比特币从此前的45600美元左右,跌至最低30000美元左右,跌幅高达34%。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委更是进一步强调,强化平台金融活动监管,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在此之后,包括内蒙古在内的云南、新疆、青海、四川、安徽等6个省份相继对加密货币挖矿重拳出击。

6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约谈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要求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

这一消息传导至市场当天,加密资产市场整体下挫,比特币从最高36100美元跌至最低31700美元,ETH则由最高2277美元跌至最低1891美元。

紧接着,在央行发布声明后,包含中国建设银行(5.760,-0.06,-1.03%)、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中国农业银行(2.930,-0.02,-0.68%),中国兴业银行(17.670,-0.27,-1.51%),以及支付宝等多家银行和支付机构纷纷发布官方声明,表态禁止使用自家银行或机构服务进行虚拟货币交易。

从加密货币挖矿到加密货币交易的监管风暴席卷而来。

监管层层加码,比特币价格屡创新低,加密货币行业人人自危。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包括火币、BiKi等投资者耳熟能详的交易所纷纷停止了新用户的合约、杠杆等服务。

除此之外,XMEX、BMEX…….等诸多小交易所选择关停。

关停、出海,交易所的境况不由得让人想起2017年的“94”监管。

彼时,针对lCO乱象,央行等七部委对ICO和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清理整顿。

政策下达,火币、OKCoin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交易所纷纷选择了“出海”。

四年轮回,监管愈演愈烈。

2.野蛮生长的好日子过去了

不只是中国,事实上全球范围内,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监管都在升级。

去年10月,BitMEX遭遇了美国监管机构发起的刑事和民事指控,BitMEX的CTO Samuel Reed还被相关机构所逮捕。

在此之后,迫于压力,BitMEX创始人Arthur Hayes在今年4月6日飞往夏威夷投案自首。

同样是在4月份,原本志得意满,谋求上市的Kraken交易所,在监管收紧之后,其CEO Jesse Powell公开表示,不排除在过度监管的情况下放弃美国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诞生于2017年7月的币安,在同年“94”监管引发的交易所出海潮过程中,踏上了国际化的征程,通过在世界各国的“流浪”和野蛮生长,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但今时不同于彼日。

知名媒体人阑夕不久前发文称互联网在失去豁免权,而对于加密货币行业来说,不受监管约束、肆意生长的好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

6月26日,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对币安发出警告,称币安在英国的活动非经许可,而就在前一天,日本金融厅也对币安发出了类似的警告。

过去一段时间里,币安接连遭遇到美国、英国、日本、泰国、新加坡等国家监管机构的调查。

对于币安而言,目前已经到了形式所迫,避无可避的关键时刻。

7月27日,赵长鹏连发数条推特,就币安将拥抱监管、加强合规进行阐释。

“我们刚举行了一个小时的新闻发布会,分享了币安采取的积极措施和相关努力,以表示我们为获得更多本地监管者合规方面认同的决心。”

就在前天,币安还对平台内用户可使用杠杆的最大倍数做出了限制。

与此同时,币安还宣布上线了报税工具API,该工具将帮助币安用户追踪数字货币的活动,以确保其符合当地监管机构指定的报税要求。

除了限制杠杆倍数,推出报税工具外,赵长鹏甚至还直接表示,他和币安都非常愿意聘请一位具备强合规背景的CEO,来表明自身以合规作为组织首要目标的决心。

就连此前“没有计划IPO,计划做更多去中心化工作”的说辞也变成了“一旦这些结构到位,就更容易进行IPO”。

2019年6月,币安遭遇美国监管,并被迫中止为美国用户提供加密货币服务。同年9月,Binance.US出现在大众视野面前,其出现是币安为了应对监管以及留住庞大的美国用户群体的无奈之举。

美国的监管问题得以妥善处理后,如今面对全球各国的监管,币安需要做的更多。

拥抱监管、合规发展是题中之义。

3.DEX或许也不能幸免

事实上,在监管刚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当时有很多人认为,一系列的监管会利好DeFi,特别是DEX。

甚至有一部分人觉得,完全的去中心化才是应对监管的最佳办法。

“其实,这种观点是有道理的。要么中心化完全合规,像Coinbase以及Binance.US目前正在做的,要么绝对去中心化,搞DAO治理。”加密货币从业者长安告诉深链财经,“在未来,夹在中间的反而都不会太好过。”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去中心化并不意味着能够完全规避监管。

今年6月,包括中国、美国等世界主要国家在内的FATF(国际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通过了新的监管草案。在新增加的内容中,FATF明确地表示:?大多数NFT应被视为VA。?稳定币应被视为VA。?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不应被视为VA。?去中心化交易所应被视为VASP。?去中心化平台或DAPP被被视为VASP(到目前为止,相关智能合同开发人员被视为VASP,因为其执行操作的编写代码属于2018年规定的VASP定义)?VA托管服务均为VASP。?任何促进个人之间P2P交易的平台都是VASP。

在FATF中,有两个重要的概念:VA(虚拟资产),即数字交易或转移、可用于支付或投资用途的虚拟资产;VASP(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

作为各个国家联合起来反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一个组织,FATF的监管要求往往也是成员国共同意志的体现。

所幸,目前FATF初步通过的只是草案,其最终决案将于今年10月份推出。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草案最终得以通过,那么就意味着诸如NFT、去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平台以及Dapp等会被纳入FATF的监管序列,也意味着未来各国针对去中心化形式的加密货币行为也将开展监管。

不久前,Uniswap以“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为由,宣布将通过切断接口,来限制对包括代币化股票、镜像股票、期权和衍生品等在内的129种代币的访问。

消息一出,很多用户在推特上指责Uniswap违背了去中心化的精神,不再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

尽管备受指责,但Uniswap创始人Hayden Adams发推,去中心化并不意味着Uniswap Labs允许用户在其网站上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虽然体量和用户还很小,但逐步发展壮大的DeFi正在吸引越来越多行业内外的目光。但与此同时,其无身份认证的特性也让诈骗、洗钱等行为充斥其中。

此前,美国SEC主席Gary Gensler曾表示,DeFi可能给美国投资者带来新的挑战,也给监管机构带来了挑战。因而Gary建议有专门的市场监管机构提供新的防诈和操作的保护措施。

在7月12日,日本金融服务局也暗示将会出台针对DeFi监管的相关法规。

对于中心化交易所而言,面前的监管形势严峻,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或者DeFi来说,未来的监管或许也不能幸免。

4.十字路口

不可否认,监管的收紧,在一定程度上给加密货币行业的整体发展带来了短期的利空,虽然严苛,但也是整个行业无法回避的选择。

7月15日,赵长鹏在名为《A Letter from Our CEO: Reflecting on Progress and the Road Ahead》的文章中表示,明确的法规对持续增长至关重要,并认为合规是一个旅程,对所有人来说,意味着加密安全和可持续发展。

毕竟,随着加密货币行业十多年的发展,一文不值的比特币已经成长为万亿美元的经济体,小众极客的实验突破圈层被大公司和金融机构所关注和接纳。我们还见证了矿企嘉楠耘智的上市,见证了交易所Coinbase的上市,看到了特斯拉、Paypal等越来越多的公司参与到加密货币当中来。

加密货币世界和传统世界之间正在打破界限、交融渗透。

对于加密货币行业而言,想要持续健康的发展,合规是必然的选择。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更是如此。

“我对Coinbase的IPO计划表示祝贺,感谢它成为加密行业的铺路人。币安目前没有计划IPO,我们计划做更多的去中心化工作。”

2021年3月,Coinbase登陆纳斯达克,赵长鹏对Coinbase发出了祝贺,同时也表明了态度:Coinbase选择合规,站在聚光灯之下,币安似乎仍然要坚持自我的个性。

然而,时隔四个月之后,赵长鹏一改之前的说辞,高调表示,希望在各地获得牌照,并与各地监管机构展开合作。

币安用四年时间崛起成长为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眼下监管形势催人,赵长鹏不得不做出取舍。

拥抱合规,是成熟的代价,也是行业成长所必须面对、无法逃避的阵痛。

不过,虽然合规与监管是必然的趋势,但眼下又充满着矛盾。

“事实上,面对监管,对于交易所而言,不论是大交易所还是小交易所,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长安告诉深链财经,“交易所这种新兴的商业模式和目前现有的法律框架之间存在短期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个矛盾源于加密货币这一事物走到了现行法律法规的前面。”

目前,在金融业发达的美国,其针对加密货币监管引用的法案法规还是来自于书写于上个世纪的《1933年证券法》。

用1933年前的法律法规来强行规范诞生于2008年的加密货币,可以想象到会有很多的不适应,这就是当下的矛盾点。

在倡导“务实避虚”的中国,加密货币交易被“一刀切”监管,在更广泛的世界范围内,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监管与合规问题还存在法规和制度方面的问题。

不过,眼下,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所来说,面前是一个十字路口,但走得通、走得远的路似乎只有一条。

版权声明:
作者:春分财经
链接:http://www.mingyouwang.cn/ydzygl/9557.html
来源: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