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IreneDAO 及印尼小哥 NFT 爆红,本质在于权力的凝视

撰文:段毓彤印尼小哥和Instagram网红Irenezhao的NFT蹿红网络是近期加密圈的热点。有不少KOL、媒体乃至Irenezhao本人都称,这是一场草根创作掀起的创新方式,利用NFT为创作者变现提供了渠道。但IreneDAO和印尼小哥的走红本身并非因为“创作”,而是来源于权力的凝视。在去年NFT Summer的第一波热潮中,最先走红的,是CryptoPunks 和无聊猿俱乐部(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等头像类NFT。前者以新潮、硬核的像素风获得海量知名人士的青睐,后者以其精美的设计和厌世表情闻名。重要的是,它们都数量有限且表情各样,便于持有者彰显性格。它们走红的原因不难理解,正如BitMEX创始人Arthur Hayes指出,头像类NFT的本质在于社会地位展示——无聊猿NFT全球仅有10000只,你有了其中一个,你就进入了这一席位有限的俱乐部,你的财富实力和地位自然不言而喻。观点:IreneDAO 及印尼小哥 NFT 爆红,本质在于权力的凝视这一启示可以再发散些。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副教授的胡翌霖指出,重要的不是图像本身,而是“权力”。据其分析,“权力”经常与“财富”并列,都是人们趋之若鹜的对象,两者经常可以互相转化,但又并不完全等同:在现代的市场经济和货币体系下,财富是可以被均质化计量从而可以互相转换(Fungible),比如张三的100元和李四的100元是完全等价、可以互换的,但“权力”是不可互换的(Non-Fungible),即便是交通局长和药监局长都是局长,从权力大小的尺度而言可以说他们“一样大”,但两人所拥有的权力是不可互换的,也即“位置”本身是独一无二的。以此再看印尼小哥的自拍和Irenezhao的NFT,其走红原因也就不难理解了。尽管Irenezhao将其NFT系列标榜为一场“全球草根运动”,并“为人民服务”,但其本质是一场带有营销目的的“自我物化”(将人本身变为操纵或商品化的对象)行动:Irenezhao大多数的NFT都穿着暴露、妆容精美,每一张照片都带有“IreneDAO TRIBE PASS”(IreneDAO部落通行证)的字眼,除此之外除了一些口号式的meme文字外,再无更多的信息。而在印尼小哥这一端,据Vice采访,这位来自印度尼西亚中爪哇省22岁的大学生 Sultan Gustaf Al Ghozali 从大一刚入学起就每天坚持拍自拍,一直坚持了五年,原本希望通过这样的记录,到毕业时,给自己一个纪念和交代。在接触到区块链和NFT的热潮后,他才改变了主意。在他近千张的自拍中,大多数形象都非常质朴——皮肤黝黑、脸颊削瘦、背景单调,大多数时日只套个T恤衫就拍了,对掌握财富和权力的高地位人士来说,这些照片可堪称十足的“屌丝”形象。人们想买Irenezhao NFT,因为跻身“美女”的“俱乐部”很光荣,似乎可以借此“拥有”某些与“性”有关的东西;人们会买印尼小哥的自拍是因为,“高等人士”借“购买”这一举动实现了对典型底层人士的俯视(当然, 不排除有小部分受众是出于其他原因)。从Irenezhao的受众大多数都是男性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也因此,其NFT走红后,甚至有人 PS 了 Irenezhao 的打码裸照,并上架了Opensea,目前地板价为0.069ETH。事实上,NFT当然有创作者变现的价值,它也天然地适用于此。但技术本身是中立的——没有一种技术诞生下来就具有有益的社会效用,其价值来源于使用它的方式。与Irenezhao或印尼小哥单纯将自拍作为NFT变现有别,有不少加密项目正在探索将NFT作为创作权划分的工具,这一前景值得期待,届时真正的“创作者”将受益于此,而大量“同人创作”的争议也有望得到解决。回到IreneDAO事件本身,NFT也并非“行为展示”和赚钱那么单纯。Irenezhao本人是Polkadot某借贷协议的营销官,同时她也在构建自己的「社交收藏品」平台,她牺牲自我形象背后,有着强大的营销目的和营销技巧支撑。IreneDAO和印尼小哥的自拍NFT当然是有“价值”的,每一个NFT都是掌权者对低位者的凝视。但,那是你想要提倡的价值吗?价值同样是中立的,它的“好坏”与否只看你创造的方式。

版权声明:
作者:春分财经
链接:http://www.mingyouwang.cn/yxlm/17127.html
来源: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