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络社会学视角,解读加密全球主义在俄乌冲突中的角色

原文标题:《俄乌超限战:镜头表演、社交媒体与加密全球化》作者:寒鸦| 导言2022年2月,我们正在见证一场不再局限于“传统军服战争”的乌俄争端。在哈尔科夫的步兵战车与自行火炮之外,通信网络、摄像镜头、社交媒体、加密货币开辟了cyber空间超限战的战场。 在对“超限战”概念的诠释中,乔良指出:战争的“泛化”是未来必然的结局,网络战、资源战、媒体战、金融战、文化战,这些领域都将是未来激烈白热的战场。显然,这样的论断如今已得到证明。 对于乌俄地缘政治、民族问题、政客利益等传统议题的分析,前人之述备矣。本文将基于网络社会学的视角,对加密全球主义在此冲突中扮演的角色进行论述。上一个千年之交,曼纽尔·卡斯特在其《认同的力量》中分析了信息网络在社会运动中的作用,彼时的背景是全球化中少数利益者的单边逻辑激起了以“认同”为基础的抗拒。 作为网络社会学家,卡斯特敏锐地捕捉到“网络”的逻辑正在深刻改变全球的政治斗争,其中典型的案例,即是被卡斯特称为“第一场信息化游击运动”、为维护玛雅人利益而爆发的萨帕塔斗争。萨帕塔运动领导人Marcos深谙社会学与传播学的打法,用互联网媒体搭建起沟通的桥梁,用独特的服饰设计——面罩、烟斗构建起革命者大众化的形象,这一形象连同振奋人心的运动宣言,在互联网广为传播,重塑了认同的来源:反抗不是因为单一的种族,而是因为共同的处境。卡斯特评论道:“在这种新的世界秩序里,信息是最有价值的商品,而同样的信息能够比子弹更有杀伤力。” 在二十八年后的今天,我们在乌俄冲突——具体而言是泽连斯基领导的乌克兰反抗运动中,看到了昔日萨帕塔运动的信息网络战术:基于互联网的分布式、多向度、实时性网络传播结构,社交媒体用公开、开放的信息流塑造了全球围观的“在场感”。在《表象即本质,表演即战争》一文中,施展老师对此机制有具体的论述。从网络社会学视角,解读加密全球主义在俄乌冲突中的角色泽连斯基和乌克兰军方一号人物&普京与俄军核心人物不同于坐在克里姆林宫孤独地豪赌国运的普京总统,身着防弹衣的泽连斯基在自拍镜头前用政治表演启动了全国乃至全球动员。泽连斯基通过他演员的直觉,调动镜头让全球民众看到了乌克兰的斗争,辅之以推特上的高频率文字更新,以及乌克兰前线士兵第一视角的录像,在社交媒体上引发越来越多的共情。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8日报道,一个社会学小组针对2000名乌克兰民众进行了民意调查, 91%的受访者支持泽连斯基。声援乌克兰的力量在社媒空间演化为一场信息游击战,它很难被扑灭,此起彼伏,乌克兰的宣传让喜剧演员泽连斯基成功出演了悲情的英雄。而我们必须意识到,社交媒体让这个时代变得众声喧哗,催生了赫克托·麦克唐纳所言称的“后真相时代”——诉诸情感与个人信仰比陈述客观事实更能影响民意的状况。不同人所持的镜头对不同的故事取景,每个故事都有多面性,存在多个“竞争性事实”。 我们会因此感到困惑:乌克兰称俄罗斯袭击平民,但俄罗斯称是乌克兰自己袭击自己平民,而后拍摄照片转嫁俄军,到底哪一方是真相?就算有民众在场,这些分布式的信息源是不是真的反应了事情的全貌?片面真相与人造真相无一不是信息发布者立场的表征。因此我们看到新浪微博与Twitter、Reddit呈现出舆论的两极分化,且各自似乎都有信息与证据来支撑自己的判断, 不同的阵营在这些声音中识别出“他者”与“自我”,在社媒平台上分化出这场乌俄战争的“竞争性真相”。社媒舆论的争夺固然是乌俄超限战的一方战场,但乌俄冲突的深刻意涵显然不止于此。加密的介入,是乌克兰反抗运动相较于过去战争的全新变量。加密货币实现了价值在全球网络中的自由流动 —— 货币可以无视银行的账户限额、越过民族国家的疆界,围绕某一特定的共识聚集起来。在乌俄战争中,加密货币在动人心魄的局势变化中实现了自我表达,人们因此发现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命题 —— 在关涉到国族命运的全球政治冲突中,区块链与加密货币将以何种形式作出回应,成为价值认同的有力载体?2.1 作为最后资产的加密货币在此之前,我们会担心加密货币的波动性,认为它是某种投机的、高风险的资产,这样的认知有其事实的基础,但在此事件中,我们会发现加密货币是个体真正能够掌控的财产,这种安全性的保障是区块链底层逻辑赋予的。在这样的极限境遇中,加密货币的技术本质才体现出来。对于乌克兰民众而言,传统的金融体系在战乱中已无法正常运转,个人财产随着信用卡的失效而无法提供基本的生存保障——@usleepwalker在推特上分享了自己的遭遇。我们看到“crypto is the only money I still have”这句话时,是否会感慨良多?从网络社会学视角,解读加密全球主义在俄乌冲突中的角色推文内容 @usleepwalker同样地,在现金系统也无法正常使用的条件下,在乌克兰的丹麦记者用比特币支付成功购买了一辆汽车,加密货币成为某种意义上“最后的货币”。加密货币正在成为乌克兰民众的安全所系:根据forkast的报道,从2月24日到2月25日,Kuna交易所的加密货币交易量出现激增,越来越多的乌克兰法币被兑换为加密货币。从网络社会学视角,解读加密全球主义在俄乌冲突中的角色Kuna 交易数据Source:forkast当乌克兰在加密货币中看到机会时,俄罗斯也在加密货币前思考自己的历史选择。根据彭博2月27日消息,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国际结算系统表示,将根据法律指示遵守相关制裁俄罗斯的规定。 由西方国家主导的SWIFT在过去把控着国际支付的命脉,作为金融的核武器,用它进行制裁固然会对受制裁的一方造成巨大损失——例如美国曾用SWIFT制裁使伊朗的石油出口贸易遭遇重创,但以SWIFT为武器,也在破坏其自身所赖的国际金融系统,将迫使替代方案、乃至更优方案的出现,从而消解它的货币体系与支付基础。 有媒体声称:西方对俄罗斯实施的金融制裁措施将变得越来越容易被规避,部分原因是俄罗斯正大量采用加密货币。 如此看来,加密货币不仅是乌克兰的最后资产,也是俄罗斯的最后资产。对此,乌克兰数字化转型部正在向八家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币安、Huobi、KuCoin、Bybit、Gate.io、Whitebit,以及乌克兰交易所Kuna)发送正式信函,要求它们停止为俄罗斯用户提供服务。三月一日,美国当局也公布新政策,要求币安、Coninbase等六家加密货币交易所阻止俄罗斯逃避制裁。新法规禁止“任何逃避美国制裁的交易,包括通过使用数字货币或资产或使用实物资产”。从网络社会学视角,解读加密全球主义在俄乌冲突中的角色乌克兰、美国对加密货币交易所施加制裁压力Source:Coindesk来自主权国家对CEX的新要求,正在扩大对俄罗斯的制裁范围,但只会加剧人们对中心化实体的不信任,因为后者只是把加密货币服务当成了强权的工具。加密货币交易所是资产从传统法币过渡到链上所有权的一个通道,但CEX是中心化的“加密企业”,受制于所在国的政治安排。在乌俄争端中,这些企业能保持中立,不像Dmarket那样伤及无辜实属不易,而这至多是一种道德上的压力所致,我们本不应该对CEX抱有“去中心化”理念的幻想。 加密货币在各个阶层中吸纳着信徒——从急于转移资产的资本家与权贵,到担心财产安全而用加密货币保障生命存续的平民,莫不如此。DEX,例如Uniswap协议,才是这个系统里真正具有变革意义的基础设施。如果在一个更高的层面看待全球金融秩序的演变,加密货币甚至会是任何一个对现行体系不再信任的实体最后的资产。正如卡斯特在上一个千年终结之际所描述的那种对“特定形式的全球化”的反抗。倘若国际社会(真正的全球公民,而不是西方世界)充分意识到现行的金融体系也只不过是某一方单边逻辑在全球的霸权扩张,那么随着基于区块链的解决方案被提出,旧秩序或将在稳定币走向历史舞台时黯然落幕。2.2 作为捐助款的加密货币以往信息战的结果无非是影响民意调查,从而为国家的政策或军事行动提供民意基础。但在乌俄战争中,泽连斯基“镜头政治”的信息战术所触达的对象,与以往相比发生了变化——在屏幕后的我们,手里的数字移动端不仅有蓝色的小鸟,还有火红的狐狸。 泽连斯基的政治表演是一场基调沉重的网络直播带货,加密货币捐款正式介入当代战争,“镜头政治-民众情绪-用钱投票-干预现实”的传导机制就此确立。2022年2月26日,乌克兰政府官方宣布接受加密货币捐助。一个主权国家宣布接受全球的加密货币捐赠来应对战争,无疑是继萨尔瓦多承认比特币为法定货币后的又一历史性事件。从网络社会学视角,解读加密全球主义在俄乌冲突中的角色Ukraine 官推发布的捐助地址信息在民间,以游击队式示威和批评普京而闻名的朋克乐队Pussy Riot前几日宣布,要为人道主义团体“普罗里斯卡(Proliska)”和基辅的非营利组织“Come Back Alive”等民间团体筹集资金,因此成立了“UkraineDAO”。从网络社会学视角,解读加密全球主义在俄乌冲突中的角色UkraineDAO 网站Source:https://www.ukrainedao.love/在短短几天内,UkraineDAO的推特关注人数已达到12.4K。在UkraineDAO的discord社区,同样也聚集了支持乌克兰的力量,人们可以贡献时间、信息、艺术,力所能及地为慈善行动做贡献。UkraineDAO在party.bid上发起以太坊众筹,竞拍以乌克兰国旗为内容的NFT。2月27日凌晨两点,UkraineDAO才筹集到12.15ETH,而在2月28日晚,来自2000多个不同地址的资金使得bidding pool达到1360ETH。从网络社会学视角,解读加密全球主义在俄乌冲突中的角色从网络社会学视角,解读加密全球主义在俄乌冲突中的角色众筹情况27日与28日对比金融社会学家Zelizer在《金钱的社会意义》中指出货币的“qualitatively heterogeneous”特性(定性地异质性),这一概念旨在说明货币不是冷冰冰的数字,而是蕴含着不同的文化与社会层面的价值差异。 Zelizer试图说明:货币看似是同质化的,通过齐美尔所说的“夷平效应”将日常生活中的非物质性价值变得可计算,但货币存在于社会,它是被社会建构与塑造出来的——由于它的用途、动机,以及与社会关系、人际情感的关联,同一币种的货币也会分化为“不同的钱”。从网络社会学视角,解读加密全球主义在俄乌冲突中的角色vitalik 在推特上的表态对于加密货币同样如此,加密社区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展开对乌克兰的人道主义援助。如vitalik所说:“以太坊是中立的,但我不是。”用于捐助乌克兰人民的ETH,蕴含着强烈的道德伦理诉求,以0x开头的字符背后是鲜活的人,无数个以太坊地址向乌克兰发送的ETH,因而成为“有所不同的ETH”。互联网只实现了信息的全球化,而加密(crypto)实现了价值的全球化。在社媒网络与加密货币网络的支撑下,和平主义与自由主义的价值立场正在转化为无数个体的行动。 通过社媒网络,个体能够接收到必要的信息(尽管它们很可能是偏颇的),形成自己的态度与立场,但在传统环境下,这种态度很难转化为切实的行动与政治参与,我们普通人其实做不了什么。但区块链网络的点对点支付特性,让筑基于此的加密货币提供了一种行动力。如David Phelps所说:web2货币化了规模(scale),web3货币化了激情(passion)。从网络社会学视角,解读加密全球主义在俄乌冲突中的角色David Phelps 的推文对于加密一代的年轻人来说,以前我们只能通过红十字会(Red Cross)等大型慈善机构捐款,但现在每个人都可以做点什么,我们不再束手无策:通过加密货币,我们哪怕一点点的“关心”,都能对某时某地的事件施加影响——“岂能因声音微小而不呐喊”。对于现代民族国家来说,通过加密货币进行全球筹资,将深刻改变未来一个政治实体的行动逻辑:看得见的边界、藩篱正在消弭,看不见的人心、民意、认同将决定它在全球范围内对资源的调动能力。加密货币正在把现有的全球治理推向历史的一种全新的可能性。加密货币的底层逻辑是反民族国家的,对中心化的金融体系的抗拒早已被中本聪写在了比特币的创世区块上。加密货币网络的节点准入是空前自由的,这意味着强权的钳制、中介的膨胀都难以找到发挥作用的权力空间,“流动的权力大于权力的流动”。Permissionless的特性指向的是全球化,准确来说是全球主义在加密时代的自我实现。无国界的货币媒介隐喻着无国界的利益共同体。这个全球性的共同体不仅需要加密货币作为它的经济基础设施,还需要更广泛意义上的token作为它的认同载体,乃至以DAO的逻辑为其逻辑,以web3的生态为其生态。在此之中,唯一的变量或许就是每一个个体所选择的价值立场。乌俄战争发生在一个不同于过去的时代语境下,社交媒体、镜头政治、全球通讯网络与加密货币正在重新诠释当代政治冲突。如《且介亭杂文末集》里那句“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这是无形的战场,也是离个体最切近的斗争场域。 如果能通过赋予个体一种切实的行动力,将“与我有关”从一种意识转化为一种结果,从而助推自由立场、正义话语与和平力量,这或许就是加密全球主义最崇高的理想。

版权声明:
作者:春分财经
链接:http://www.mingyouwang.cn/yxlm/18284.html
来源: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