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 AC 离开:将一人置于神坛,那必终将失望

原文标题:《将一人置于神坛,那必终将失望》本文梳理自 Cinneamhain Ventures 合伙人 Adam Cochran 在个人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观点,律动 BlockBeats 对其整理翻译如下:我认为,Andre 的离开及其对项目的影响给 Crypto 投资者都上了一课,而这也是我在传统风投中想讨论的问题:在我看来,创业公司领导人可以大致分为五种类型:· 创新型 · 务实型 · 细节型· 急促型 · 学习型他们各自有不同的优势,但也同时有不同的需求和不足。这类领导会一直追求新技术、探索新问题。当别人告诉他们某件事情不可能完成或无法解决的时候,他们反而会迸发出更高的积极性。创新型往往较为内向,他们想在解决一个难题并有所建树之后,再继续做下一件事。Crypto 中有人看不惯这一点,但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虽然他们很难打造出一款完美的产品,却可以一直推陈出新,带动行业的发展。生活中大多数的创新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就像你在 Crypto 中开发 UniswapV2 分叉并为其增加新的功能,你所做的每一步都是在尝试新的事物。但关键在于,创新型领导可以建立全新的概念。在 Crypto 世界之外的风投创业公司中,如果公司老板属于这一类型的话,那要么他身边有一位出色的首席运营官和产品副总监来协助他,要么他自己是一名很有远见、经验丰富的 CEO。创新型领导最终会将自己的公司出售或转让给其他联合创始人,因为他们要不断的去尝试新的事情。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他们只是想全方位发展自己的能力罢了。很明显,Andre 就是创新型之一。他给 Crypto 领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鲜事物,今后也会不满足于此,继续在这个领域中开拓创新。虽然他不会去进一步完善这些新事物,但这也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这毕竟不是他的义务,而且他连自己项目中的质押都没拿到过。他们是组织和流程方面的专家,负责把握大的方向。鉴于很多科技企业创始人在工作流程和程序方面有着丰富经验,他们往往属于这一类型。这些领导者有时是公司的创始人,但更多时候他们是联合创始人、高级管理人员,或是创新型创始人离开后创业公司的第二任 CEO,承担着为公司创意的实现筑牢基础的重要任务。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自己创新,也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去改进产品或发展业务,只是他们不会像创新型那样彻底改造事物罢了,而且这也不是他们需要做的事。他们可以在创业企业倒闭之前接手公司,并帮助其扭转局势,真正做到化腐朽为神奇。而且,其他类型的领导者还不能做到这一点。这一类型一般都是积极意义上的完美主义者。很多设计领域的领导都属于这种类型。在他们看来,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应该各归其位,并且人们理应获得最佳的体验。这种类型的领导者一般都不是公司的创始人,因为他们打磨产品的成本往往太过高昂。因此,这类领导一般是公司的高管,尤其是在处于发展阶段的创业企业当中(比如 Coinbase)。他们的工作是将产品带到新的高度,并使其成为主流产品。虽然这类领导仍然可以成为创始人,但他们也可能会过分精益求精,而这往往会拖慢发货速度,继而引发各种问题。然而,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是其他领导类别所不具备的。他们看重每一个细节,并坚信只要产品的所有细节都达到完美时,它就一定能实现重大突破。无论是在传统的创业企业,还是在 Web3/Crypto 领域,他们的能力都经常被管理团队低估,甚至忽视。但其实,他们在与主流用户沟通上起着重要作用。这种类型的创始人是绝对的工作狂。虽然他们既不会创新,也不比别人优秀,但他们的行动速度比任何人都要快。和创新型类似的是,他们也想赶快进行下一项工作,但不同点在于,他们不在乎工作的创新性,只关心工作完成的速度。他们手中的产品可能不够完善,但其发布速度之快足以掩饰掉这些瑕疵了。在这类领导的指挥下,公司往往能在早期的私人市场上取得不错的成绩,但如果领导层不注重内部人才和文化的多样化发展,那么公司在进入主流市场时往往会比较吃力。这种现象在大部分风险投资创业公司中非常常见。它们可能在刚开始前几年拥有数十亿美元的估值,但之后问题就逐渐暴露了出来。一些公司因此倒闭了,比如 LendUp、WeWork、Arrivo、Jawbone、Theranos、Kik;一些退出了市场或遭遇了挫折,比如 Flipkart、Cloudera、Blue Apron、Shazam、Earn、PluralSight、FanDuel、HelloFresh、Zenefits、Box、WealthFront、Foursquare、Lime;有的出现了内部矛盾,如 WeWork、Uber、Groupon、Oculus。这些公司之所以会遇到这些问题,原因就在于它们只追求了发展的速度,而忽视了领导层的多样化,未能及时丰富自身能力并改良其业务与产品。但这并不意味着这类领导不好,事实上,他们对于处在早期阶段的创业企业来说至关重要。因为有一部分创业企业需要速度才能取胜,快速发展带来的融资规模可以帮助它们渡过许多难关。这其实是创业公司创始人中最不常见的类型,但大多数创业公司的创始人都会表现出好学的样子。在科技领域,学习型领导的最好例子便是比尔·盖茨。我说的并不是那个年轻、傲慢的比尔·盖茨,而是后来在微软任职时的比尔·盖茨。这类人的特点是,他们清楚自己有何知识盲区,并会不断学习新的知识来填补这些盲区。他们把一切问题都看作是可以解决的非情绪化问题。不仅如此,他们也很擅长学习和研究,但也在时刻保持谦逊,清楚自己不擅长哪些领域。这类领导会充分了解每一个话题,从而在相关领域选出合适的专家,并在大多数问题上听从他们的意见。他们不会过分的坚持自己的立场,反而希望你能有理有据地讲出你的立场。因此,他们也是最厉害,但最少见的一类领导者。不过,他们带领的公司往往不会有太快的发展速度,员工的工作环境也可能会较为严苛,因为大多工作指标都太过注重数据,少了一些人性化。由这类创始人经营的公司往往都是「十年磨一剑,并一夜成名」——长期的缓慢积累为公司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题外话:虽然这些创始人大多十分可靠,但我们也不能把他们当作从不出错的万事通。因此,要想让公司取得成功,我们需要一个多样化且互补的领导团队。比如说,创新型和急促型就应该与务实型及细节型进行合作,而所有领导都应该努力成为学习型。在行业的发展阶段,人们需要创新型和急促型的领导,而在行业处于下行阶段,人们又会指责这两类领导。风险投资人会努力推动行业发展,因为这对他们的基金报告最有利,而创新型和急促型也能因此获益。不过问题在于,我们现有的 Token 及团队激励措施把大部分奖励都给了创新型和急促型领导。这样一来,后期细节型和务实型领导就得不到太多奖励了。当团队想要通过治理投票来调整奖励结构时,目光短浅的投资者往往会投票反对向团队分配任何资金。这样的话,可能公司发展到中期就会开始流失核心成员,就像 Sushiswap 经历的一样。让我们把目光重新回到 Crypto 和 Andre 身上。Andre 是一位创新型领导,推动了这个行业的发展。我们不能因为他是这样一种类型就指责他什么,因为这本来就是他擅长的事情,就是他自我选择的角色。我们应该赞扬细节型和务实型的领导,就比如 Yearn 中的 50 位全职贡献者和 140 位的兼职贡献者。这个行业的人们太担心一切都只是昙花一现、过眼云烟,所以不愿意建立长时间、可持续的盈利型产品。这也就是为什么虽然这个行业的 PVP 属性已经增长了十倍,但每一次发布人们获得的价值都在逐渐减少。目前,Crypto 行业推出的都是一些垃圾,但凡出现一个能够符合主流需求的完美产品,它的市值都能比现在的市场大 50 倍。我们在充分了解自己投资的领导和创始人类型的同时,也应该意识到他们不应该孤身一人去战斗。我们还应该帮他们找到可以辅佐他们开发长期产品的人才。最重要的是,在这个行业中我们不能去崇拜任何单一的个体。因为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不能做到十全十美。所以说,如果你把一个人置于神坛上,那你最终必将会感到失望。 

版权声明:
作者:春分财经
链接:http://www.mingyouwang.cn/yxlm/18479.html
来源: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