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

原文标题:当创作者遇上 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新范式撰文:Crypto Rabbit Holes编译:南风 Crypto 世界似乎充满了炒作和投机。人们在互联网上出售 NFT 图片赚到改变人生的大笔钱,这很好(也完全疯狂),但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呢?加密货币有什么有形价值?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支持 Crypto 的一个响亮的说法是,它对于各种类型的创作者以及他们的粉丝来说都是很棒的。如果你探究这个论点,你将会听到「创作者经济」 (creator economy) 和「热情经济」 (passion economy) 这样的术语。如果你关注探讨该领域的人,你无疑将会注意到 Li Jin。Li Jin 对于这个世界的憧憬是这样的:她被广泛认为是思考和写作如何成为互联网创作者的人之一。我陷入了一个深深的兔子洞,阅读了她的很多采访和写作。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Crypto 可以帮助我们建立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都可以从我们在互联网上的贡献中获得收入和所有权。为了理解 Crypto 对创作者及其粉丝的价值,我们需要回顾创作者在历史上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我将从 Li Jin 的智慧中汲取大量的知识来阐述创作者经济的故事以及它是如何发展起来的。*本文中的想法并非我的功劳,整篇文章基本上是对 Li Jin 思想的再现。我试图将它们以一种合乎逻辑且易于理解的叙述方式组合在一起,以理解创作者经济以及 Crypto 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如果这些想法与你产生共鸣,我强烈建议你去听听 Li Jin 的采访或阅读她的作品。 无论如何,在我们探究她的想法之前,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 Li Jin。
Li Jin 来自第一代移民家庭。她出生在中国北京,6 岁时移居美国。在成长过程中,她面临着创造力和经济上养活自己的实际需要之间的反复斗争。她喜欢历史小说和维多利亚时代的小说,但她的母亲告诉她,她阅读小说是在浪费时间。她喜欢写小说和诗歌,或者做工艺品,但不知道如何将这些兴趣转化为金钱。 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 这就是 Li Jin 👋🏻,图源:https://li-jin.co/about/17 岁时,她不得不在艺术学校追求自己对绘画的热爱和进入传统大学之间做出选择。她说:「哈佛大学,以及经济保障的承诺,是我父母和我的梦想。我去了,接下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她曾从事企业战略和产品管理工作,之后于 2016 年加入风险投资公司 a16z 担任消费者投资者。自加入 a16z 以来,Li Jin 一直投资于朝着她的世界愿景发展的个人和公司。离开 a16z 后,她创办了 Atelier Ventures,这是她自己的早期风投基金,目前已与 Variant Fund 合并,Li Jin 是后者的联合创始人和普通合伙人。Variant Fund 是一个加密基金,投资于一个「每个人都成为他们使用的产品和服务的所有者的世界」。通过写作和投资,Li Jin 正在建立一个世界。相应地,她自己也成为了一名创作者。她教过一门在线课程,写过时事通讯,主持过播客,制作过 TikTok 视频,还出售过自己的 NFTs (与她儿时最好的朋友合作)。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上图为 Li Jin 的首个 NFT 图片。注:这只是一个截图,原图是个动画。其描述中写道:「当每个人都有机会向上流动、实现经济保障、学习和成长时,社会和平台就会繁荣。美妙之处在于,无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在数字世界,这条路的建设都取决于我们。」 基于这些信息,我们继续探索。首先,我们需要分解一下「创作者经济」(creator economy) 的含义:Li Jin 将创作者经济的演变描述为 4 个不同阶段。以下是各个阶段的简短描述:需要注意的是,创作者经济发展的每个阶段都是前一个阶段的补充。每个阶段都给创作者提供了新的选择——新的收入来源、新的经营方式以及与粉丝联系的新方式。创作者可以灵活地混合和匹配这些选择以满足他们的需求。创作经济始于互联网的诞生。它使任何人都可以在网上上传自己的内容,并成为一名创作者。这始于个人网站,并迅速转变为社交媒体和用户生成内容的平台,如 MySpace、Flickr、Facebook、Reddit 和许多其他网站。正如 Li Jin 所说,其中的「经济」部分 (即创作者从自己创作的内容中盈利) 缺失了,因为当时还很难在网上收款。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当时支付功能并没有直接嵌入到互联网浏览器中。网景 (Netscape,最早的互联网浏览器之一) 和 a16z 的联合创始人马克•安德森 (Marc Andreessen) 将此描述为「互联网的原罪」 (original sin of the internet)。 马克认为,这种支付功能的缺失将我们带到了今天的互联网,即线上商业模式主要是基于广告。但正因为如此,我们不得不考虑隐私、数据收集以及依赖广告收入的平台与用户需求之间的激励失衡等问题。Facebook、Instagram 和 Youtube 等平台的崛起,让创作者们能够通过广告和品牌赞助实现规模化盈利。这些平台聚集了大量的在线内容,并将互联网的混乱转化为易于使用的应用程序。这对创作者和他们的粉丝来说是件好事。创作者可以更容易地创作内容,建立庞大的用户群,并将用户的注意力货币化。与此同时,粉丝可以很容易地发现并消费他们最喜欢的创作者的内容,而不需要花钱。尽管有这些好处,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为了尽可能地盈利,创作者需要建立尽可能最大的用户群。这鼓励了病毒式传播和吸引眼球的内容 (而不是利基内容) 的创作。(编者注:利基内容 (niche content) 是指创作出能够与特定受众产生强烈共鸣的内容,从而推动强有力的结果。利基内容是与消费者、客户或读者建立更好联系的方式。)建立一个庞大的用户群需要获得尽可能多的注意力 (attentation)。考虑到注意力是有限的,而且平台的算法反馈偏向那些已经获得了注意力的创作者,其结果是只有少数创作者能爬到顶端并谋生。与此同时,其他被 Li Jin 称为「长尾创作者」的创作者们却只能勉强度日。Web2 平台和它们的创作者之间存在着权利的不平衡。虽然创作者的成功会给平台带来价值,但他们是平台决策的被动接受者。这些平台有能力做出决定,这些决定可能会对创作者的生计产生重大影响——例如,改变创作者的收入方式和多少,甚至选择将他们完全从平台上移除出去。这是有问题的,因为创作者建立了对平台的依赖,从而分发他们的内容和获取他们的观众。更糟糕的是,创作者经常被锁定在特定的平台上,因为他们的数据 (包括受众的详细信息) 都被锁定在单个平台的孤立数据库中。创作者经济 3.0 的潜在主题是,创作者越来越轻松和有能力直接从粉丝那里获得报酬。这一阶段是由两大变化引发的:总之,这些工具和商业模式开启了更多个人将自己的独特技能、知识和热情进行货币化 (盈利) 的可能性——这就是 Li Jin 对「热情经济」的愿景。更具体地说,这意味着现有的创作者不需要仅仅依靠传统 Web2 平台来获得内容分发和基于广告的收入。例如,Ali Abdaal 是一名讲授生产力等主题的 YouTube 主播。在下方这段视频中,他详细分析了他在 2021 年的收入:YouTube 带来的广告收入约 39 万美元,他在 Skillshare 上发布的在线课程收入约 71.6 万美元。 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Ali Abdaal 分享其在 2021 年通过 Skillshare 平台的月收入明细。截图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oz7XEsSH_o 另一个令人兴奋的影响是,像 Li Jin 这样的人,以前看不到将自己的热情和利基兴趣货币化的途径,现在他们可以这样做了。这对于消费者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让消费者更容易发现符合自己偏好的内容和创作者。一个很好的例子是 David Perell,他开设在线课程,挖掘了教人们如何在线写作和建立读者的利基市场。 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上图:David Perell 开设了自己的在线课程,名为「Write of Passage」。截图来源:https://writeofpassage.school/ 然而,正如我们所知,盈利能力和谋生能力是有区别的。在创作者经济 2.0 阶段,大多数创作者都在「凑合着赚点外快」。在创作者经济中存在不平等问题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创作者利用他们的独特性来建立忠实的粉丝基础,并且创作者是不容易被取代的。然而,如果成功只集中在最高层,热情经济就不会大规模存在。 在其撰写的《创作经济中的中产阶级》(Building the Middle Class of the Creator Economy) 一文中,Li Jin 认为,就像在现实世界中一样,我们需要一个健康的创作者中产阶级;中产阶级指的是「那些不是家喻户晓的人,但有一个坚实的用户基数,他们为创作者获得体面的收入提供了基础。」一种可能的方法是,如果创作者能够找到「100 个真正的粉丝」(100 True Fans);这是 Li Jin 改编自 Kevin Kelley 最初的「1000个真正的粉丝」 (1000 True Fans) 理念:Kevin 表示,创作者不需要庞大的规模和 (用户) 覆盖面,只要他们能够直接从购买他们作品的 1000 名真正粉丝身上赚钱就行了。1000 这个数字是基于 1000 名真正的粉丝每人每年支付给创作者 100 美元的假设,这样创作者就可以获得 10 万美元的年收入。数字并不重要,所以不要纠结于它。重点是,即使创作者拥有相对较小的利基用户群,他们也可以维持生计。这使得形成中产阶级创作者更容易实现。Li Jin 进一步阐述了这一观点,并表示创作者可能需要更少的粉丝——100人,而不是 1000 人:这一理论的基础是,创作者可以向 Li Jin 所说的「超级粉丝」 (super fans) 提供额外的价值。这方面的例子包括:优质内容,社区访问,甚至是独家访问创作者的时间或专业知识。通过这样做,创作者可以说服他们的超级粉丝花更多的钱。在 Li Jin 的假设场景中,100 个粉丝每人每年支付给创作者 1000 美元,而不是 100 美元。 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上图:Li Jin 的粉丝金字塔展示了创作者的 1000 名真正粉丝和 100 名真正粉丝之间的区别。 再说一遍,数字并不重要。这里的关键在于,创作者可以通过少量的忠实粉丝,以及较高的付费意愿来维持生计。然而,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创作者需要为粉丝提供更多的价值,以证明更高的价格是合理的。虽然这听起来太好了,让人难以置信,但这已经发生了:总之,新的数字平台和工具开启了创作者经济 3.0,让许多创作者有机会通过他们的热情和个性赚钱谋生。我们将这称为创作者经济 3.0 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是,加密货币最终进入了这场游戏中,开启了超级创作者经济的可能性。借助 Crypto (加密货币),创作者可以获得新的赚钱机会、更多的权力和自由。Crypto 的核心好处之一是通过 Tokens (代币) 引入数字稀缺性。如果没有 Crypto,数字内容不存在数字稀缺性的概念,从而导致任何东西都可以被复制,这意味着创作者销售数字产品的能力有限。他们已经找到了接近稀缺性的方法,比如通过销售付费内容 (如电子书或相册)。然而,底层内容依旧很容易被复制和免费重新发布。NFT (非同质化代币) 允许我们在网上代表数字资产,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互联网上拥有对数字资产的所有权。通过 NFT,我们可以验证所有权 (谁拥有某个数字资产?) 和真实性 (他拥有的是真品吗?)。这是很强大的,因为:NFT 为更多的人开启了将自己的创作货币化的可能性,比如数字艺术 Monica Rizzolli 通过出售自己的 NFT 生成艺术收藏品系列「Fragments of an Infinite Field」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收入。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上图:Fragments of an Infinite Field #814 创作者可以很容易地验证谁拥有他们的资产,这使得他们能够向这些所有者传递更深层的价值。其中的可能性是无穷无尽的。Gary Vaynerchuk 创建了 VeeCon,这是一个为期多日的面对面会议,只有拥有他创作的 VeeFriends 收藏中的 NFT 的人才能参加该会议。 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 上图:VeeCon 被描述为「第一次为 Web3 社区举办的需持有 NFT 凭证入场的会议,让大家聚在一起,建立持久的友谊,分享想法,一起学习。」 通过 NFT 引入数字稀缺性对「创作者-粉丝关系」产生了有趣的影响。由于 NFT 可以在市场上自由交易,粉丝们在经济上与创作者结盟,并可以从创作者的成功中获利。Jesse Walden 将之称为「赞助+」(patronage+),即粉丝们支持创作者不仅是出于利他的愿望,也是出于自身的经济利益。这样带来了很多好处: 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上图:这是 Li Jin 的粉丝金字塔的升级版,包括了投机者 (最底层) 和狂热粉丝 (最顶层) 这两个新粉丝群体。 Crypto 的另一个好处是能够公平地将价值分配给创作它的人。关于这一点有几个角度: 尽管内容创作通常是一个协作的过程,但追踪和奖励协作者并不容易。Crypto 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之一是通过收入的自动分配 (automated revenue splits),允许创作者将需要分配给贡献者的收益提前编写入程序中。比如,Packy McCormick 撰写关于商业战略和趋势的时事通讯,他把自己的其中一篇文章作为一个 NFT 进行出售。通过使用 Mirror 平台,他将该 NFT 的出售编入程序,将收入分配给其他 15 个他在该文章中进行了引用的人,如下图所示: 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Packy McCormick 的 NFT 售价为 2.19 ETH (5742.79美元),并与其他 15 名参与者共享。 Li Jin 指出了发达国家的一个趋势,即与劳动相比,人们从他们的资本 (能够带来回报的东西) 中赚取更多的钱。这加剧了收入不平等,因为拥有资本的人会比工作的人越来越更富有。在创作者经济中,我们可以将创作者视为贡献劳动,为平台创造价值,并在经济上奖励这些平台的所有者。如果创作者也能成为平台的所有者呢?所有权将为创作者实现经济稳定提供另一条途径。但问题在于,正如 Li Jin 所说,平台所有权被限制在「一组享有特权的个人——无论是基于地理位置、网络、专业知识、渠道,还是出于监管原因。」幸运的是,Crypto 打破了这些界限,使代表价值和所有权的 Tokens (代币) 的分发变得容易。借助 Crypto,创作者可以获得他们使用的产品和服务的所有权,只需通过参与进来即可。例如,NFT 市场 SuperRare 向其市场上的艺术家和收藏家分发了其治理代币 $RARE。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上图:有个人从 SuperRare 空投中获得了价值超过 10 万美元的 $RARE 代币。 Jesse Walden 阐述了加密货币在开放所有权方面的价值: 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专注于创作者经济 3.0 中的盈利选择,但赚钱只是作为一名创作者的一个方面。  在创作者经济 2.0 阶段,创作者几乎无法在不损害自身生计的情况下来转移自己内容和受众的自由(因为创作者往往被迫锁定在特定的平台上),也几乎没有反对平台决定的权力。 然而,随着创作者经济 3.0 阶段允许开放数据的新数字平台的出现,这种力量的不平衡轻微地向有利于创作者的方向转变,例如 Substack 允许作者导出并将他们的订阅者列表带到任何地方。Crypoto 强化了这一点,因为数据是公开的,存储在公共数据库中。这给了创作者们对于如何使用数据拥有了完全的灵活性,并意味着创作者不被锁定在特定的平台上。 而通过让创作者成为他们使用的平台的所有者,这将带来更大的权力转移。幸运的是,正如我们在上文所讨论的,Crypto 使这一切变得容易。有了平台的所有权,创作者就被赋予塑造平台决策和控制自己体验的权力。Li Jin 将之称为创作者经济为 4.0,即社区经济。在这里,创作者将与他们的粉丝共同创作,并共同创造财富。这是通过加密 Tokens 来调整作者和粉丝的激励机制而实现的。这一阶段与创作者经济 3.0 的主要区别在于,粉丝可以因为自己对创作者的成功所做的贡献而获得收入和所有权。其中的理由是,我们不想在创作者与粉丝之间重现传统平台和创作者之间的这种权利的不平衡。其中一个例子就是 Shibuya,这是一个「允许用户参与、资助、投票表决结果并成为长篇内容的所有者的 Web3 视频平台」。其中的理念是,粉丝们可以购买一种称为「Producer Passes」 (制作人通行证) 的 NFT,并使用这些 NFT 通行证对动画剧集的情节和角色的决定进行投票。通过这样做,粉丝可以获得一个 $WRAB 代币,代表了对一个 NFT 系列的成比例的所有权。 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上图:Shibuya 平台的「White Rabbit」动画剧集的第一集预告片截图。来源:https://www.shibuya.xyz/player另一个例子是由 sartoshi 创作的 NFT 项目 mfers,这是一组生成式的手绘人物 NFT 收藏品。这些都是通过 CC0 许可证发布的,这意味着该 NFT 系列没有版权。任何人都可以用它做任何想做的事。他们可以创作和销售衍生艺术品,创作商品,撰写书籍或制作动画。那些拥有 mfers NFT 的人有动机增加这个 NFT 收藏品系列的形象和吸引力,因为这将会增加他们持有的 merfs 资产的价值。然而,没有什么能阻止那些没有 mfers 的人也与 mfers 社区共同创作并获得奖励。 深度探讨:为什么说Crypto开启创作者经济的范式变革上图:mfers NFT到目前为止,我们只对创作者经济 4.0 可能看起来像什么有了一个小的了解。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以及我们如何能通过线上贡献而获得奖励,这将会很有趣。最终,创作者经济的每个新阶段的发展都帮助解决了过去的问题,每个阶段都给了创作者新的选择。创作者经济的「圆满结局」将是一个实现了 Li Jin 所说的热情经济大规模存在的世界。Crypto 是工具箱中的最新工具,有望帮助我们实现这一目标。当创作者经济诞生时,任何人都有机会成为创作者,但却没有盈利途径。现在有了 Crypto,Li Jin 乐观地认为,我们可以构建一个「每个人都从他们对互联网的贡献中获得一些收入和所有权,因此每个人都成为部分创作者」的世界。那是一个让我兴奋的世界。

版权声明:
作者:春分财经
链接:http://www.mingyouwang.cn/yxlm/18531.html
来源: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