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加密货币DeFi的王者,发币达人

本文是《财富》杂志关于加密货币关键时刻的特别报告的一部分。

很少有亿万富翁会公开承认自己追求金钱,Sam Bankman-Frie(简称SBF)是个例外。

但是SBF坚称他追求金钱不是为了自己发财。他今年29岁,是香港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所FTX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以不修边幅而闻名。在7月的某个星期二接受采访时,他一边说话一边摆弄着笔和玻璃纸磁带。他那过长的卷发遮住了发髻上的小结,身上穿着网上图片里那件灰色FTX的T恤。他爱喝的饮料是Pure La Croix,至少每个工作日下午1点都要喝一杯。他和朋友们合住一间公寓,但是经常睡在办公桌旁边的一把豆袋椅上。他承认自己背部的状况并不好。

他否认追求金钱是为了自己发财,认为自己的净资产是用于实现“更伟大的使命”的工具——他所说的“更伟大的使命”就是为世界上做最多的好事。

加利福尼亚人SBF是有效利他主义(effective altruism)的门徒,这个哲学原则鼓励人们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积极社会影响。他在大学早期皈依有效利他主义,部分是出于他对工厂化农业的厌恶。他当时已经当了十年的素食主义者。

现实中,部分有效利他主义者会把为非营利组织或重要的研究筹款作为自己的事业。但当时还在麻省理工学院学物理的SBF认为,自己赚钱的潜力比任何慈善工作都更能帮助人类。

SBF加密货币DeFi的王者,发币达人

SBF的技术背景使他有资格从事一些高薪工作。他还告诉我们,“我知道我发传单的能力,我这方面挺一般的(译注:他的意思应该是自己做不来发传单之类的街头募捐活动)。所以我毕业后去了华尔街,我的目标是捐赠出我在华尔街挣到钱。”

那么他到底赚了多少钱呢?据他所说,合理估计的金额是150亿美元,在过去一年内增长了7倍。

SBF大部分的财富来自基于安提瓜的FTX。FTX以提供允许用户获得加密货币价格波动造成的巨额损益的复杂衍生品(期货、期权和杠杆代币)而闻名,其中甚至包括可以让交易员在市场崩溃中都能获利的短期衍生品。FTX还提供跟踪特斯拉和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真实股价的代币化股票、数字货币,甚至还有更古怪的产品——例如允许用户对上市通道内公司的估值下注的首次公开募股前合约(Pre-IPO contract),以及允许用户对跟踪某事件结果(例如美国总统选举结果)的预测市场下注的产品。

FTX提供的加密衍生品和标记化股票等产品属于美国法律的灰色地带。为了绕开这个不确定性问题,FTX采用了立足海外、阻止美国的投资者进行相关产品交易的措施。FTX也确实设有一个基于美国的平台,专门用于买卖真实的加密货币。

SBF如今已捐献了3500万美元。这笔钱只占他净资产的一小部分,但仍是一笔巨款。该笔捐款被用于多项事业,包括致力于确保人工智能有益于人类的研究组织OpenAI,以及多个动物福利组织。这笔钱中还包括一笔拜登竞选总统的捐款——SBF向支持拜登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500万美元,使他成为了总统的第二大首席执行官捐赠者(仅次于迈克尔·布隆伯格)。

从SBF皈依于“把赚到的钱捐出去”风格的有效利他主义到现在已经约有十年,收入这方面比他预期的要好。但给予他财富的加密货币行业如今出现了新的问题,暴露出了丑恶的一面。数字资产暴涨暴跌的性质,数字资产杠杆押注潜在的灾难性影响,以及被严格审查的碳足迹正在吸引监管机构的越来越多的审查,也引发了一个疑问——加密货币行业的缺陷是否抵消了SBF从这个行业中挖掘出的好处呢?

SBF承认他现在已经开始反思这个问题了,“如果你的善举对一个领域有益,却在其他领域被视为带来了很多坏处,那么真的很难做下去。”

从麻省理工学院到香港

SBF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Jane Street Capital做交易员。Jane Street Capital是一家量化交易公司,同事们对他有效的利他主义的反应是“既有些困惑、又有些支持”。SBF说他很喜欢在那里的工作,但他在2017年离职,随后很快发现了一个更大的赚钱机会——加密货币。

SBF创立了Alameda Research,一家他至今仍在经营的加密交易公司。他早期在韩国和日本发现了套利的机会。Bitcoin在这些国家的交易价格是其在美国的数倍,这意味着交易员可以在美国以较低的价格购买比特币并在其他国家的市场出售获利。

这些套利机会,正是SBF四年前说服Nishad Singh(现FTX工程主管)从Facebook离职加入Alameda Research带来的一项成果。SBF和Nishad Singh在湾区(Bay Area)上过同一所高中,也参加过同一个有效的利他主义的圈子。据Nishad Singh所说,充分利用韩国和日本市场套利,操作起来“相当困难”,但这些市场发出了加密效率低下、可能存在“许多可轻易采摘的果实”的信号。

Alameda Research的早期历程也暴露了当时加密货币世界现有交易所的笨拙不便之处。为此,SBF决定创建一家自己的交易所。(同时经营FTX以及通过FTX进行交易的Alameda Research不被美国法律允许,他在2018年移到香港之后才有了经营的自由)。

虽然入场较晚,但是FTX如今已成为全世界顶级的的加密衍生品交易所。按照Coingecko 截止到星期三的数据,FTX在现货交易中排名前15名,排在 Binance、Huobi Global、Coinbase之后,24小时内的交易量为10亿美元。衍生品方面,它以87万美元的交易量排名第六。

SBF及其团队响应用户需求的速度快是FTX的一个特点,而正是这个特点让Matt Huang(Paradigm风险投资公司的的联合创始人和管理合伙人)相信了他应该为FTX投资。Matt Huang说道,“Sam一看到有人在推特上抱怨或者要求提供某个功能,往往都会马上把它添加进平台。”

SBF认为 FTX “展示了综合金融体验的愿景”——用户不必使用“不同的平台来交易你的加密货币和股票”。 它认为像代币化股票这样的产品具有创新性,因它们允许24/7全天候交易,而非传统证券交易那种上午9点30分开始下午4点结束的工作日时间表——在他看来这种安排已经过时,但批评者很快指出了风险。

杜克大学法学院全球金融市场中心的执行董事Lee Reiners表示,“赌场就是每天24小时开放的”。传统股票投资者在便利方面的损失,使他们“进入了旨在确保系统正常运作的基础设施,避免了任何类型的灾难性事件的发生。

“美国的经纪自营商受证券投资者保护公司的约束,存在一个公众的担保,”Lee Reiners说道。“但代币化股票的世界里不存在相同的担保。”

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Binance从4月份开始发行股票代币,但在7月份就宣布“结束对这些产品的支持”。同一天,香港证券和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表示其认为Binance及其他代币证券未就在香港开展“监管活动”注册或取得许可证。

SBF表示这件事对FTX的产品没有直接影响。“我们对这个产品感到很兴奋,”“显然,我们希望与监管机构合作。”他还表示他的公司的标志牌股票都是有执照的。

SBF最近就人们对FTX的另一种批评作出了回应(至少是部分回应)。有人批评交易所提供的高杠杆率高达101倍,导致了加密货币价格的剧烈波动。他周日在推特上表示,FTX将把杠杆率限制在20倍,以此大幅缩小投资者的赌注规模。他写道,“虽然我们认为许多争论都是高杠杆率未达到目标,但我们也不认为这是加密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它在某些情况下不是加密生态系统中健康的组成部分。”

但人们对FTX的怀疑并没有劝退客户和金融支持者。事实上,FTX表示它拥有超过100万的用户,平均每日交易总额超过100亿美元。其最新一轮融资,9亿美元的B轮融资于7月20日结束,共吸引了60多名投资者,公司估值现为180亿美元。FTX说称其2021年的收入已增长了10倍以上,自2020年年中以来增长了75倍。

正在被审查的加密货币

加密货币走向主流的进程引发了对数字资产的进一步审查。今年的价格波动凸显了它们的投机性质。对加密货币开采的监管打击,尤其是中国境内的监管打击,凸显了这个行业巨大的碳足迹。针对企业巨头的勒索软件攻击案件,充分展现了犯罪分子如何依赖加密货币来执行他们的犯罪计划。

SBF承认这些问题直到最近才开始困扰他。这些问题对他的两步目标没有任何影响:第一步,赚钱。第二步,捐款。“从这个角度来看,提高加密货币的声誉这件事先前从来没有人做过。”但他说,“我越来越意识到这并不是完全正确的思考方式。”

他把自己的顿悟归因于FTX的成长。“八个月前,我从来没有代表加密行业发言过。但我们在过去的一年里做得足够好,我说的话和做的事情影响了人们如何看待这个行业,改变了这个行业的现状。”

他表示,为了解决加密货币的环境成本,FTX将购买碳抵消并将其用于绿色加密货币挖矿的研发。“承认一个问题的存在是正确的做法,但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我们应该解决它。”

他告诉记者,监管是提高加密货币行业声誉的“一个重要因素”。他表FTX可以“尝试在我们可以做到的情况下获得许可证,保持合规性,并对监管机构的言论和暗示做出最好的反应”。

而另一个现实是,任何改善或使加密交易领域更易控制的措施都会限制SBF从中取得的收益。但他表示自己愿意在这件事上有所取舍,“靠当坏人赚大钱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好计划,即便你会用这些钱尝试着做好事。”“我越来越认为,那种策略最终会失败,人在赚钱时还是要遵守规范、做个好人。”

版权声明:
作者:春分财经
链接:http://www.mingyouwang.cn/yxlm/9498.html
来源: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